以自製内容为傲的 Netflix,台湾内容製作者可以从日本经验中学到什幺?

以自製内容为傲的 Netflix,台湾内容製作者可以从日本经验中学到什幺?

让美剧迷望穿秋水的 Netflix 终于在本月来台!自从 2007 年开始推出串流服务之后,Netflix 就持续将版图往海外扩张,不仅从邻近的加拿大、拉丁美洲一路迈向欧洲和纽澳,还在去年 9 月第一次跨足亚洲,挥军全球公认最封闭排外的日本市场。

为了抢下日本市佔,Netflix 可说诚意十足。除了和电信业者软体银行(SoftBank)宣布合作,让用户透过软银的付费系统支付费用之外,也和 Toshiba、Panasonic、Sharp、Sony 结盟,在 4K 电视的遥控器上装设 Netflix 专用按钮,方便观众切换。最重要的是,Netflix 在一向引以为傲的自製内容上做了许多努力,大胆与电视台和製作公司合作推出原创剧集,提供更贴近当地使用者的影集。这套以本土内容抢攻市场的剧本,未来是否会搬到台湾上演?台湾的内容製作者可以从日本经验中学到什幺呢?

比台湾早一步开打的土洋大战

虽然亚洲第一站就到日本,但是以日本影音服务市场的竞争程度看来,去年才加入的 Netflix 是晚了一点。在三大电信业者提供的影音服务中,目前以 NTT Docomo 的 dTV 市佔最高,会员数将近 500 万人,影片数约 12 万支。其次则是 SoftBank 的 UULA,会员数约 136 万人,影片数 10 万支。最后则是 KDDI 的 Video Pass,会员数约 100 万人,影片数量有 1.5 万支。

外来势力则以 Hulu 最大,2011 年 8 月在日本推出后,会员数已经在 2015 年 3 月突破 100 万人,影片数量约 1 万支。逐渐在日本站稳脚步的 Hulu,起初也经历一番挣扎。不仅将价格从每月 1,480 日圆(约台币 419 元)调降为 980 日圆(约台币 277 元),2014 年时甚至将日本服务卖给日本电视台。不过,也因为纳入日本电视台旗下,Hulu 反而获得许多本土节目,包括由日本电视台产製的连续剧和综艺节目,前景更好。

而紧追 Netflix 的脚步,Amazon Prime Video 也选在去年 9 月登陆日本,使用者只要缴交 3,900 日圆 Amazon Prime 年费,就可以免费使用,到去年底的影片数量约有 2 千支。

用本土原创影集抢全球市场

有了 Hulu 的前车之鉴,Netflix 跨入日本时特别谨慎。不仅价格更低,3 种方案的月费分别订在 650 日圆(约台币 184 元)、950 日圆(约台币 269 元)和 1,450 元(约台币 410 元),一个月的免费试用期也比 Hulu 多了两星期,目的就是要压低门槛,吸引更多使用者尝鲜。

顾客上门,该如何留住?对于影音平台来说,除了要比价格、比数量,更重要的是内容是否仅此一家,别无分号。深谙此道的 Netflix 一进入日本,就宣布和富士电视台合作推出《双层公寓》(Terrace House)和《内衣白领风云》(Atelier)这两部原创影集,用本土原创影集积极抢市佔。其中,由桐谷美玲主演的《内衣白领风云》台湾观众也看得到。

以自製内容为傲的 Netflix,台湾内容製作者可以从日本经验中学到什幺? Netflix 与日本富士电视台合作的原创影集《内衣白领风云》。

《内衣白领风云》是以一名对时尚产业毫无兴趣、大学时主修纺织纤维的乡下女孩茧子为故事主人翁,描绘她进入高档女性内衣公司工作之后所面临的内心冲击和成长的过程。

虽说是为日本市场打造本土内容,身为全球性影音串流服务,Netflix 还是得考虑影片在其他市场的卖相。因此,从企划到拍摄,《内衣白领风云》製作团队都下了不少功夫,而且时时刻刻将「全球市场」放在脑海中。

富士电视台製作人关口大辅先前接受日媒採访时便提到两项重点。第一,由于其他国家的观众不一定认识日本演员,因此他们特别重视角色塑造,方便观众辨别出不同的角色,比方说配合剧中人物的个性和精神状态,改变演员的服装和妆容。第二,刻意展现日本文化特色,例如将故事背景设定在银座、主角的家位于浅草,让剧中人物在寿司店、关东煮摊用餐等。

今年也有新剧问世

此外,Netflix 还宣布要和製作公司吉本兴业合作,联手将芥川奖得奖作品、日本搞笑艺人又吉直树的畅销小说《花火》改编成影集。由于作者身分特殊,使得这部小说一上市就话题十足,至今已经卖出超过 239 万本,为影集奠定了良好的收视基础。

这套影集共有 10 集,每集长度 40 分钟到 50 分钟不等,预计将在 2 月拍摄完毕。不但找来电影《生命最后一个月的花嫁》导演广木隆一执导,演员阵容也够坚强,林遣都、波冈一喜和 NMB48 成员山本彩都在列,播映时可望再掀起一波讨论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