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光发热六月天 彩虹时装为爱抗争

发光发热六月天  彩虹时装为爱抗争 发光发热六月天  彩虹时装为爱抗争 发光发热六月天  彩虹时装为爱抗争

6月是革命起义的月份,1832年的巴黎有反君主制的六月革命,波兰也在的一场选举中变天,激发东欧国家陆续脱离共产政权的统治。而一场有别于牵涉政治的革命,关于大爱的抗争,正在热烈进行中。在6月发光发热的彩虹Pride Month,无分种族、性别和性向,获得不少层面的人士和应,文化、艺术及时尚界都参与其中,这场仗印证人类文明思维的进步。

LGBT(Lesbian女同性恋者、Gay男同性恋者、Bisexual双性恋者与Transgender跨性别者的简称)的权益随着台湾确立了同性婚姻法案而愈发受到关注,还有被誉为「Pride Month」的6月,大家高举彩虹旗帜,提倡的是对性小衆的尊重,让LGBT群体能活在没有歧视的社会中。这种价值观并非小圈子的「围威喂」,近年渐渐获得社会普罗大众的认同。

「粉红经济」威力惊人

经常走在最前的时尚界似乎对LGBT群体一直赋予一定的支持。无他,这股「粉红经济」的威力相当惊人,据英国的LGBT资本公司(LGBT Capital)在2016年的调查,在亚太地区的同志人口估计达2.8亿,年度消费力高达1.1兆美元;而在香港,同志人口大约有47万,年均购买力亦高达220亿美元,在3年后的今天,数字相信依然高企。

在时装的商业世界裏,就以伦敦时装周最高举这个性向多元的旗帜。伦敦摆出的姿态正是那种跟保守社会相反的前卫思想,化身为更反叛的时尚都会。不少设计师明显地将时装作为一种statement,男性也能穿高跟鞋或露肩短裙,拒绝一切的定型,代表品牌有Vivienne Westwood ,及一些前卫的新晋品牌如Art School、Fashion East和Charles Jeffrey Loverboy等。

其他时尚都会的大品牌虽不至于将整个男装系列做到非男非女,但刚刚结束的2020秋冬男装时装周却出现一个这样的画面,曾经为Louis Vuitton、Chanel和Versace拍摄女装广告的模特儿Natalie Westling,在成为跨性别者后改名为Nathan Westling,首次以「他」的身分踏足天桥,拍摄Prada的2019秋冬系列广告之余,更为其2020春夏男装走骚。事实上,这在时尚界并非什幺新鲜事,早在2016年Gucci就曾经起用变性模特儿Hari Nef走骚,另一知名变性模特儿Lea T.也曾经为Givenchy拍摄广告。

跨性别者以「他」的身分上天桥

当然,这可以是品牌的噱头或策略,特别是大品牌,不少都开始更刻意地模糊性别界线,推出Unisex系列,吸纳LGBT的群组,更有些品牌直接在设计中加入彩虹元素。由艺术家Gilbert Baker在1978年的一场同志大游行设计的彩虹旗,表达同志社群的多元,从此彩虹就成为LGBT的象徵颜色。

高级品牌如Polo Ralph Lauren,发表Pride别注系列,以彩虹条纹演绎Polo Pony经典图案,与Stonewall Community Foundation携手合作,系列指定款式的部分收益,将拨捐全球多个为LGBT性小众社群争取权益的组织。另外在Christian Louboutin的2019春夏系列中,抢眼的彩虹亮片高跟鞋正好呼应这场充满爱的运动。大众品牌亦不甘示弱,Nike由2012年起开始推出BETRUE系列,每年6月均会推出新品庆祝Pride Month。

今年,为了向彩虹旗设计师Gilbert Baker致敬,Nike与Gilbert Baker遗产管理委员会合作推出2019年BETRUE系列。品牌更首次以BETRUE为主题推出全新巨型户外广告并挂于铜锣湾礼顿道店舖外墙,旨在向大众宣扬BETRUE精神,并希望创建一个性向、身分和表达多元化的社区,通过社区活动推动平等。姑勿论商家到底是真心支持还是为了商业利益,表面看来都製造了双赢的局面。

衣服除了蔽体,也可蕴含更多意义,衣服多少也是代表我们自己的旗帜,反映出我们的思想和偏好,就好像刚过去的香港616大游行,参与者穿上黑色表达对政权的不满。要建设一个和谐社会,我们要容纳不同的声音和意见,而非盲目打压,而LGBT的彩虹旗帜能够一直高举,正是文明社会最宝贵的价值。

统筹/John Wan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