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慈的阿拉之名(下)

2008年三月到五月间,坎大哈市遭受36次恐怖攻击,学校被手榴弹摧毁。教师遭绑架和虐待,教科书被焚烧。2008年11月14日,一群骑机车的男子向15名正在上学途中的女姓学童和教师喷洒强酸,造成许多人毁容甚至有生命危险。2008年12月,在最南端的霍斯特省,一自杀炸弹攻击杀死了14名正在领取毕业证书的学生。

诸如此类的悲剧族繁不及备载,许多证人和受害人无法被传唤或是报导,因为女人和陌生男子之间的接触在这个国家之中,还是一个禁忌。

儘管如此,后神学士的阿富汗做出了长足的进步。2004四年所颁出的宪法,其第七条明确指出本国将遵守所有国际法、条约、以及联合国宪章之内的条款,包括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TheConventionoftheEliminationofDiscriminationAgainstWomen)。阿富汗并在2004年认可世界人权宣言。宪法第二十二条规範所有男人及女人一律平等,任何歧视均被禁止。第二十四条特别强调,自由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权利,不允许迫害。

2009年4月7日,在遭受到国际以及国内施压后,卡尔札伊总统保证更换什叶家庭法,如果此法被判定违宪。司法次长MohammadHashimzai指出:「会确定此法是否达到人权标準」。虽然在2012年,总统在传统民众的压力下,再度提出普什图法,但旋即遭到抨击。现在的阿富汗女性,在美军和北约的保护之下,已经逐渐掌握经济能力,学习新技能,在各行各业活跃,女性入学率大幅提升。

以至慈的阿拉之名(下)

「男人是维护妇女的,因为真主使他们比她们更优越,又因为他们所费的财产。…你们怕她们执拗的妇女,你们应该劝戒她们,可以和她们同床异被,可以打她们。」    <<可兰经4:34>>

「维护」、「保护」等字眼俨然已经成为许多沙文文化、野蛮文化用以强化自身权益,迫害不同族群所用的藉口。保卫女性、保卫民族、保卫主权,我们这世界有多少人在这些冠冕堂皇的口号下无辜地受害甚至丧命。

在回教国家苏丹,刑法仍然採用沙里亚法规。例如其152条所述,女人要是穿着不当,为了保护女性尊严,可将女性处四十下鞭刑及罚款。由于法律漏洞诠述不清,苏丹警察可肆意当街惩处自己看不顺眼的女性。更甚者,以此公权力非法拘留并强暴妇女。光是在首都喀土木,一年就有好几万起街鞭刑罚。

在巴基斯坦,当地民众有所谓的「嫁妆暴力」传统,意即夫家会因为妻子出嫁时所奉送的嫁妆金额不够,而在婚姻中迫害妻子来索取更多嫁妆。毕竟女性在他们的社会里,只是多一张嘴吃饭的负担罢了。

这种家庭暴力到达最严重的结果便是「焚妻」。夫家会拿汽油将媳妇烧伤烧死,并向政府谎报是厨房失火引起。执法当局通常也尊重这项传统,而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非政府组织报导,如1999一年为例,总计有约1600起相关案件,其中只有两起受法律追诉。抗议团体曾称:「不知道是不是巴基斯坦的厨房全都中邪,每次起火都只烧到少妇,而且特别喜欢烧阴部…」。

自1979年宗教领袖何梅尼(AyatollahKhomeini)带领革命创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后,女性权利也如阿富汗一样受各项限制。在何梅尼神权执政下,任何高端行业或是高层公务员禁止雇用女性、许多公共设施採取性别隔离、女童法定结婚年龄降低为9岁。如同许多伊斯兰国家,至今对女性还有衣着惩罚(BadHijab),可在公共场合处60下鞭刑。

由于不同学者对可兰经的不同诠释,伊斯兰教义和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DeclarationofHumanRights;UNDR)的相容性还是十分难去划定。不仅仅在回教社会,此种议题往往环绕着两大思想辩论-即普世价值论(Universalism)和文化相对论(CulturalRelativism)。普世价值意指这些思想应该超越所谓文化差异,并将人权理念提升为寰宇共济的理想。而文化相对论,通常将此类思想归类于西方文化,并谓其与本地文化不符,故无以採用。该论调通常为中国、缅甸、北韩、中东国家所述。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们到底该以不宽容的方式去创造宽容的社会,还是以宽容的方式来允许不宽容的孳生?我们应该支持美国用船舰飞弹来保障各国自由选举、各国人民享有人权;还是躲在小世界里,以至慈的阿拉之名,「尊重」其他文化杀女婴、猎人头、用坦克碾示威群众? 套一句林肯总统的名言:「我们的国家不可能永远一半废奴、一半蓄奴…存与废,只能择其一!」 台湾人在国际上要怎幺从立场上表现自己的形象,是值得我们好好想想。

其实这不难,因为正确的选择也就只有一个而已

「世人啊!你们要敬畏你们的主,他由一个人造化了你们,并由他造化了他的配偶。再由他们俩繁衍了无数的男女。你们要敬畏安拉。你们凭他(主)取得你们相互间的尊重和亲属的关係(血亲)。安拉是永远监视你们的。」  <<可兰经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