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至慈的阿拉之名(上)

「…你们应当亲切地跟她们共同生活。如果你们厌恶她们,也许正由于你们不喜欢某一件事物,而安拉却在其中安置了许多的好处。」  《可兰经4:19》

根据联合国统计,在2010年全球有将近29万女性在即将成为母亲之际难产而死。而落后国家的妇人死亡率比先进国家高出十五倍之多。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她们没有办法工作、没有接受教育、没有社会地位、没有经济能力、没有卫生观念、甚至没有丈夫的关爱,但她们却必须承担孕育世界下一代的责任。

想必各位读者都时常听到「民主人权与中国国情不符」、「华人不适合民主,就该被管管」、「我们要尊重其他地方的文化,西方价值不通用全世界」 诸如此类的话吧?在讨论这种宏观的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段小故事,将镜头拉到阿富汗–全世界最贫穷、最险恶的国家。

以至慈的阿拉之名(上)

艾夏(Aisha)在十二岁时,由于父亲杀害一名神学士军人,她以「赔罪」的形式被迫嫁给了仇家。由于多年来夫家的虐待,她在十八岁时逃跑,尔后被警方逮捕,押还给夫家。艾夏的岳父、丈夫、以及亲友视她为奇耻大辱,将她绑至库什山上,用利刃割去了她的鼻子和耳朵,丢弃于深山自生自灭。幸亏最后被美军救起,她被送往美国进行免费医疗重建,才保住一命。

但其他人并没有幺幸运。

1996年,神学士政权(Taliban)在漫长的内战中胜出,开始了一系列的神权高压专制,致使女性的生存环境堪比地狱,屡遭先进国家挞伐。在沙里亚法规(Sharia伊斯兰教的法律)以及普什图教条(Pushtunwali)下,女人必须屈服在一系列的不人道的严格规範下,包括:禁止就业、禁止受教育、强制结婚、行动限制、极端的着衣法条以及男女规範、剥夺健康保健权力、以及残酷刑罚。纵使在美军持久自由行动(OperationEnduringFreedom)之后神学士政权宣告瓦解,改革如雨后春笋随之而来,但许多传统及宗教法规对女性的迫害依然持续中。不禁让人纳闷,是否伊斯兰教义与现代人权观念不相容。

「…你应当对你的妻子、你的女儿和信士们的妇女说:她们应当用外衣蒙着自己的身体。这样做最容易使人认识她们,而不受侵犯。真主是至赦的,是至慈的。」  《可兰经33:59》

全身罩着波卡(burqa)的阿富汗少女。

神学士政权最为人知的信条便是严格的衣装以及男女规範。如果从最基本的层面来解释此法,即是:男人不应受到任何会使其产生性慾的刺激。如果外出,或是有非血亲的男性在场,所有女人均须以波卡(burqa)覆罩全身,因为女性的身材以及容貌会让男人产生慾望。女人说话时不许让人听到,因为女人的声音会诱引男人。女人不许穿高跟鞋,或是穿戴会发出声响的装饰,因为那会让男人兴奋。家中的门窗必须遮掩,让路过的男人无法看到家中的女性,因为「女人的容貌是腐败非血亲男人的一个根源」。有鉴于此,女人不许站在自家的阳台旁。颜色鲜亮的衣物被严格禁止,因为会有不必要的性吸引力。「如果女人外出时身穿流行的、鲜亮的、紧身的、以及迷人的衣物来展现自我,那她们便会被沙里亚法规永远诅咒,并禁止进入天堂」。女人被禁止出现于公共场合、报纸、广播、杂誌、书籍、电视上。 

根据普什图瓦里中的纳姆斯教条(Namus),一个普什图男人必须在任何情况下保护女性的尊严。基本教义的诠释中,一个男人的纳姆斯(即尊严)是建立于对女人的控制(美其名保护)。假设一位女人不幸被强暴了,她的爸爸或老公即失去了他们的纳姆斯。这时候怎幺办呢?当然要惩罚犯罪的男人,但同时要用最严厉的方法惩罚受害的女人,因为她们让自己受到了伤害,而且让自己家人没面子。就如同在伊斯兰沙里亚法规一样,任何违反上述条文的人,会在至慈的阿拉名下,受到严厉的处罚。

以至慈的阿拉之名(上)